2019波叔一波中特彩图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首頁 > 資訊

灣區深調研|日本海外凈資產14年漲10倍的秘密是什么?

2019年07月17日 來源:南方+

分享到:

[ ]

  編者按

  7月5日,廣東正式發布《關于貫徹落實〈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的實施意見》以及《廣東省推進粵港澳大灣區建設三年行動計劃(2018—2020年)》。粵港澳大灣區要建設成富有活力和國際競爭力的一流灣區和世界級城市群,必須對標最高最好最優,打造高質量發展的典范。

  東京灣區與粵港澳大灣區在文化背景、產業結構、發展歷程方面存在諸多相似之處。為深入探尋東京灣區在日本經濟轉型期的得與失,南方日報粵港澳大灣區工作室兩度赴日本深調研,采訪了超百名日本企業及研究機構的負責人、專家學者,為粵港澳大灣區高質量發展尋找借鑒。從今日起推出“世界級灣區深調研·日本行思錄”系列,敬請垂注。

  在日本大阪剛剛見證了二十國集團(G20)領導人第十四次峰會的盛況后,日本創新學會關西分會長大槻真一興奮地向記者表示:“我要為‘中國方案’點贊!為全球化注入了正能量。”

  在G20大阪峰會結束后不久,廣東省發布了《關于貫徹落實〈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的實施意見》,提出要實現粵港澳開放資源融合、開放優勢互補、開放舉措聯動,引領形成陸海內外聯動、東西雙向互濟的開放格局,打造“一帶一路”建設重要支撐區。

  而上世紀70年代,日本曾經歷過與美國長達數十年的經貿摩擦。正是在這樣的壓力倒逼下,日本通過加大海外布局、鼓勵企業“走出去”,積累了超千萬億日元的海外資產,海外凈資產14年漲10倍,排名全球第一。

日本對內投資平緩,對外投資不斷攀升。

日本對內投資平緩,對外投資不斷攀升

  那么日本在全球化產業布局進程中有哪些經驗能為粵港澳大灣區提供借鑒?

  從“貿易立國”到“投資立國”

  看過日本卡通片《蠟筆小新》的人或許記得一個情節:小新的爸爸廣志差點被外派尼泊爾,讓一家人陷入了離別的憂傷中。事實上,獲得“外派”機會,對于日本的公司職員來說,不僅是平常事,更是喜事——這往往是升職的前奏。

  “國際化布局是絕大多數日本企業加快發展時做出的首要選擇。”曾在日本一家裝備制造企業工作的留學生傅冬芳告訴記者,日本企業高度依賴國際市場,因此,海外從業經驗對于每個日本職員來說都是職業生涯中的重要加分項。

  建立國際化管理團隊也是海外布局的另一種體現。“我們公司外籍獨立董事已增加到4位,占獨董一半席位。”總部設在日本千代田區的日立集團負責人告訴記者,日立的海外子公司占比已從2000年的31%提升到50%、員工占比從21%提升到45%。在日立的三大戰略規劃中,“海外業務進展”位居第二,足見其重視程度。

  站在東京中央區的十字路口,周圍日本銀行、東京交易所等各大金融機構大廈林立,世界500強企業丸紅商社的總部也坐落于此。該公司日籍高管一邊用熟練的中文與記者打招呼,一邊還打趣道:“在這里你可以找到任何語種的采訪對象。”作為日本獨有的組織形態,商社是日本經濟的全球“觸角”,更是護送企業、資金“出海”的重要“載體”,丸紅旗下430多個分支機構分布在全球130多個國家和地區。

丸紅商社顧問矢島浩一接受記者采訪。

丸紅商社顧問矢島浩一接受記者采訪

  另一家500強企業、化學巨頭東麗集團總部公司里的展廳里,陳列了各種“黑科技”產品,其中有應用在美國波音飛機上的碳纖維,也有與中國工廠合作生產的過濾設備中的高分子膜材料。東麗集團社長日覺昭廣介紹,公司海外生產份額已占到整體的70%至80%。

東麗集團社長日覺昭廣接受記者采訪

東麗集團社長日覺昭廣接受記者采訪

  不僅大企業,日本小企業的“出海”也是蔚然成風。在大阪北部的一個工業區,一棟看起來不起眼的低層淺灰色建筑,其實是跨國公司富士音派的總部。樓下是廠房,樓上辦公,第三代會長山田哲郎在這里向記者講述了父輩“出海”的故事——上世紀70年代,富士音派已先后在中國青島、越南等地設立工廠,在海外生產基地的“加持”下,其單憑生產銷售“塑封機”一款產品,做到了該細分領域的隱形冠軍。

  1970年左右,日美貿易摩擦進入頻繁階段,而這一年,也是日本從“貿易立國”轉向“投資立國”的重要節點,對外投資總額連年攀升:從1971年的不足10億美元,躍升至1973年的34億美元,1973年因此被稱為日本“對外直接投資元年”。1990年,日本以480.24億美元成為世界第一對外投資大國。

日美貿易摩擦各階段特點。

日美貿易摩擦各階段特點

  大槻真一認為,這場海外投資熱潮的開啟,其背后有著深層次的原因。從外部看,國際石油危機爆發、日美貿易摩擦加劇,傳統優勢行業首當其沖;從內部看,日本老齡化問題顯現,國內市場疲軟,過去靠出口拉動經濟增長的模式難以為繼,日本經濟面臨增速放緩和結構轉型的挑戰。“出海”成了最有效的“出路”。“企業走出去,一方面能將勞動密集型產業轉移至人力成本更低的地區;另一方面,則能有效分散風險,規避日美貿易摩擦的正面沖突。”阪南大學教授洪詩鴻表示。

  日本海外投資熱潮一直延續至今,其中就包括軟銀投資阿里巴巴的案例。從1991年到2014年的14年間,日本海外總資產漲了4.5倍,凈資產漲了近10倍。截至2017年底,積累的海外資產總額達1012.43萬億日元,相當于日本2017年GDP的1.85倍,有人將此形象地形容為“在海外再造了一個‘日本’”。

  金融機構是企業“走出去”的“風險官”和“資金庫”

  在日本的不少銀行,除了常見的“轉存貸”窗口,還有一個專設的海外業務窗口,隨時為企業海外投資提供咨詢服務。

  從上世紀50年代確立“貿易立國”戰略開始,日本逐步構建起完善的企業海外投資服務體系,為后來的“投資立國”奠定了基礎。

  采訪中,“JETRO(日本貿易振興機構)”“商社”“銀行”幾乎是每一家日本企業談“走出去”的高頻詞,“便利”是共同的評價。

  中國商務部原副部長、中國國際經濟交流中心副理事長魏建國將其概括為“法律+金融+機構”服務,并點評其特點是“算細賬、講效益、防風險”。

  在頂層設計上,日本以立法的形式保障企業海外投資的合法權益,先后出臺了《外資法》《境外拓展對策資金貸款制度》《境外投資信用保證制度》等多部促進海外投資的法律。

  在金融服務方面,日本也為企業“走出去”的需求提供了充足保障——“銀行等金融機構會和企業一同‘走出去’。用專業的風控手段,對項目、投資、建廠等先行評估,可行性審核通過,才會提供融資。”瑞穗銀行如此講解日本銀行在企業“走出去”時發揮的作用。魏建國認為,金融機構跟企業一同“走出去”是至關重要的,既是“首席風險官”,又是資金“彈藥庫”。

瑞穗銀行產業調查部調查役吉田篤弘、中國業務促進部調查役王旻、中國業務促進部次長林孝嘉接受記者采訪。

瑞穗銀行產業調查部調查役吉田篤弘、中國業務促進部調查役王旻、中國業務促進部次長林孝嘉接受記者采訪

  日本政府還出資設立了日本貿易振興機構等半官方性質的境外投資中介服務機構,專為企業提供海外投資服務。此外,還有大量為日本企業提供信息的丸紅、住友、尹藤忠等商社、民間團體。

  日中經濟協會就是其中之一。經常往返中日兩國的專務理事彬田定大了解到粵港澳大灣區的戰略規劃,多次赴粵港澳考察。在交談過程中,他對大灣區的布局、各城市定位,乃至大疆、騰訊等灣區企業如數家珍,儼然成了一位“灣區通”。

日中經濟協會專務理事彬田定大參加了廣東省政府、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和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于4月9日在日本東京聯合主辦的“粵港澳大灣區推介會”,該會議吸引了千余家日本企業參加。

日中經濟協會專務理事彬田定大參加了廣東省政府、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和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于4月9日在日本東京聯合主辦的“粵港澳大灣區推介會”,該會議吸引了千余家日本企業參加

  如果說大企業走出國門并不為奇,那如何讓大量抗風險能力相對較弱的小企業順利“出海”,日本也制定了針對性措施。

  日本的政策性金融機構——日本中小企業信用保證協會的負責人向調研團隊介紹:“比起大企業有銀行陪同,小企業可以直接由境內母公司進行融資貸款,也可以由協會進行擔保,保障其在當地銀行順利融資。”此外,日本的小企業往往還是大企業的“利益共同體”。洪詩鴻分析:“日本大小企業之間是長期合作的關系,大企業‘出海’往往也會帶著提供配套服務的小企業一同出去。”

  借鑒日本經驗 推進全球化進程

  回顧日本近50年來的海外投資史,全球化布局讓日本從一個以鋼鐵、紡織等傳統工業為主的國家,逐步發展成為新材料、芯片、氫能源汽車、生物醫藥等高新領域的技術強國。

  在全球化進程中,日本是如何完成結構性調整和產業轉型升級?東麗、日立等企業表示,隨著勞動密集型產能的對外轉移,其在日本國內的業務重心從規模化生產轉到附加值更高的產業鏈上,而這背后的驅動,往往是科技研發。

  洪詩鴻指出,在產能轉移的同時,日本的產官學界非常強調產業結構的升級換代。實際上,日本國內的產業鏈結合非常密切,長期的垂直聯合研發和核心零部件的配套唇齒相依,因此,對外投資發展的同時往往也帶動了日本零部件的對外出口。

  “在將產能轉移到海外的同時,企業留在本國的總部往往會保留研發功能,集中發力技術創新,研發成功后再由海外工廠進行量產。”日覺昭廣說,東麗在滋賀縣打造的“未來創造研究中心”,就是東麗的“研發大腦”,這里將繼續探索未來社會所需的創新型材料。

東麗集團產業升級及產品演變示意圖。

東麗集團產業升級及產品演變示意圖

  “日本的全球化走過了以貿易輸出、海外建廠、資本輸出為主的階段,目前進入技術輸出和服務輸出的階段。”洪詩鴻建議廣東企業應趁機加大對日本高新技術的引入,推動產業轉型升級。

  調研中記者了解到,日本不少擁有高新技術的企業正在全球積極尋覓市場。氫能源汽車就是典型案例之一。如今,不少日本企業將中國視為氫能源技術的重要潛在市場。廣東省也在加快布局氫能產業,佛山已喊出了打造“氫谷”的口號。

  魏建國強調,要借鑒日本為企業“走出去”服務的經驗:“與日本相比,我們的短板主要體現在金融服務上。企業走出去了,金融機構沒跟上,風險管理就跟不上,造成有些中國企業‘走出去’遭遇項目收益差、甚至虧損的情況。”他建議,可以借鑒日本金融機構“打前站”、基建企業跟上的“聯合作戰方式。”

  洪詩鴻也特別提醒道,在大力推進海外投資的同時,要注意防范本土產業的空心化風險,并重點提高中國本土產業在全球產業鏈分工的位置。另外,產業升級、創新研發不應該落下本土的配套廠商,富有競爭力的本土產業鏈才是反哺對外投資根深葉茂的沃土。

【策劃統籌】謝思佳 吳哲 陳穎

【全媒體記者】張艷 陳穎 黎華聯

【調研團隊】陳穎 吳哲 張艷 黎華聯

【實習生】曹尭 李功成 羅清云 蔡曉華

【校對】吳荊子

 

2019波叔一波中特彩图 通比牛牛怎么玩法介绍 金尊汇 吉林时时开奖纪录 mg摆脱70万大奖 时时彩后二稳赚万能 彩票和值大小单双技巧 北京pk10单期计划网此 北京pk哈赛车官方网站 一分快三大小单双技巧大小玩法 欢乐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