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波叔一波中特彩图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首頁 > 資訊

深調研·日本行思錄|中小企業如何支撐起“日本制造”的創新根基?

2019年07月26日 來源:南方+

分享到:

[ ]

  在東京繁華的銀座商圈,這個被稱為“亞洲最昂貴的地方”的街區不僅聚集了一大批日資世界500強企業,還有數百家百年“老字號”。“從這里走過去,每三家店就有一家是百年老店。”站在“百年文具店”伊東屋門口,“日本長壽企業研究第一人”、日本經濟大學特任教授后藤俊夫不無驕傲地說,日本超過百年壽命的企業就有2萬多家,而且大多數是中小企業,正是他們構成了“日本制造”創新根基的主體。據數據統計,日本技術革新的55%由中小企業完成。

  《關于貫徹落實〈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的實施意見》中提到,發揮企業創新主體作用,發揮市場對技術研發方向、路線選擇、要素價格、各類創新要素配置的導向作用。

  300多萬家日本中小企業如何成為制造業創新的活力來源?他們維持長壽的秘訣是什么?對大灣區中小企業創新發展有什么啟發?記者就此展開調研。

  2萬家百年中小企業各有“絕活”

  在京都寺町三條,已經在此經營了140年壽喜燒料理店“三島亭”不僅是本地人最喜歡的壽喜燒老店,還源源不斷地吸引了全球各地的食客來此尋找最傳統的日本壽喜燒味道。打理著這家百年老店的是三嶌家族的第五代傳人——三嶌太郎。雖然畢業后曾在一家日本大型連鎖酒店工作過,但他最終選擇接過了家族接力棒。如今,54歲的他也在考慮接班人問題。

  “日本的百年老店已有25321家,大多數都是家族企業。”后藤俊夫表示,日本不僅擁有超過2萬家的百年企業,千年以上企業也有21家,這個數字遠高于全球其他國家。東京大學社會科學研究所教授丸川知雄提供了另一組數據:日本125萬家企業的平均年齡是40.5年,生命周期遠高于世界其他國家。

  “他們中大多數均是中小企業,并且至少有一門絕活。”后藤俊夫說,哪怕只是做一塊小豆腐,流傳百年的企業都有自己賴以生存的“金剛鉆”。

“日本長壽企業研究第一人”、日本經濟大學特任教授后藤俊夫接受南方+記者采訪。

“日本長壽企業研究第一人”、日本經濟大學特任教授后藤俊夫接受南方+記者采訪。

  對于位于大阪北部的富士音派社長山田哲郎來說,他的“絕活”是塑封機。在富士音派的展廳,不同形態的塑封機并排陳列彰顯著企業的發展歷史,從手動封口機、電動封口機、真空封口機到大尺寸腳踏式封口機、超音波點封口機等。“我們是占全球塑封機行業市場份額最大的企業之一。”山田哲郎介紹。

  作為一家百年企業的第三代傳人,山田哲郎曾任職于全球最大的樂器公司雅馬哈,至今仍留在耳朵上的耳洞是這個昔日搖滾青年的青春烙印。不過,如今他一門心思投入到與技術工人一起不斷提高塑封機的性能。

  富士音派的展廳陳列著不同年代的塑封機產品。↑

  “塑封機這一行都做了100多年了,不考慮轉型做點別的嗎?”當聽到記者拋出這個問題時,山田哲郎大笑過后認真地回答:“好像沒有考慮過這個問題。因為真的有很多可以研究的,比如說把塑封的速度再提高0.1秒。” 山田哲郎告訴記者,年輕時,他也曾以為要做好企業,關鍵是做好營銷。后來才發現,企業的“根”在于產品,每一個產品都有更完美的時候,可以不斷打磨。阪南大學教授、廣外國際戰略研究院客座教授洪詩鴻認為,專注是日本中小企業最明顯的特點。

  “因為專注,制造業中小企業是日本中小企業群體中最有生命力、也最有競爭力的。”日本貿易振興機構亞洲經濟研究所副主任研究員丁可告訴記者,日本有358萬家中小企業,占企業總數的99.7%。過去的20年間,盡管日本經濟發展相對緩慢,但日本小微企業數量在經濟轉型期仍逆勢增長。以用工規模1至9人的企業為例,從1969年到1983年期間,占總企業比例從73.4%增長至76.3%。

  “因為產業分工越來越細,專業化程度越來越高,于是出現越來越多的專業性小微企業。”丁可認為,隨著制造業的發展,加工配套型中小企業,即專門生產某種設備、某個零件或者某道工序的中小企業數量會越來越多,“隱形冠軍”輩出。

  “作為產業大省,廣東也會出現類似這樣的趨勢。”丁可說,培養出更多“小而美”的中小企業,是推動產業高質量發展的重要途徑。

  與大企業形成利益共同體的中小企業

  日本的中小企業到底有多專注?在日本的東京大田區的信榮技研,是一家只有十多個人的街道工廠,該企業幾十年做只做一件事——打洞。他們在鋼、鐵、合金、碳素等各種材料上鉆洞,甚至做到了在一根直徑0.5毫米的自動鉛筆筆芯上,鉆出120個直徑0.3毫米的洞眼。當這項技術越做越精時,日本大企業的液晶面板、電子顯微鏡都已經離不開與這家企業的合作。

  “很多企業都起步于非常不起眼的領域,難能可貴的是,幾十年如一日,不斷鉆研,精益求精,直至取得突破。”丁可說,專注于一個領域構筑競爭力,是因為日本很多優秀中小企業都清楚,自身在價格、生產規模以及產品門類上競爭不過大企業,所以不會選擇生產技術含量低、有可能卷入價格戰的產品。相反,他們會致力于掌握其他企業無法攻克的專業技能。丸川知雄告訴記者,近年來,日本企業的國際專利申請數一直排在世界第二,且越來越接近第一名的美國,其中以中小企業的申請為主。

  事實上, 日本中小企業的定位,與該國產業結構轉型有關。上世紀80年代初,隨著越來越多龍頭企業到海外建廠,日本中小企業訂單不斷減少。為謀求生路,本土中小企業只能“八仙過海,各顯神通”。比如誕生于1968年的濱野制作所,在失去大企業訂單后面臨轉型困境,為此轉而做試作品(即產品未定型時所制作的原型樣板、樣機),將“短交期”做到極致,奇跡般地將客戶數從原來的4家擴大到1500家。

  記者在日本調研發現,日本中小企業可以專注于技術和產品,另一個重要原因與其所面臨的市場環境有關。“我只管把研發和產品做好,不需要過多考慮怎么賣。”在中國企業看來不可思議的做法,對于山田哲郎來說,卻是這家百年企業的經營之道。

富士音派社長山田哲郎。

富士音派社長山田哲郎。

  “這與‘下包制’有關。”洪詩鴻表示,所謂“下包制”,是指大企業掌握著市場和訂單,將部分業務向中小企業分包,不僅提供產品的樣式和規格,還進行技術指導,成品由核心企業推向國內外市場。在這樣的供應關系下,企業之間的交易關系極其穩定,上下游企業之間的合作可以長達數十年、甚至跨越好幾代企業領導人。在利益共同體之下,大企業會派駐人員幫助小企業改善生產環境和質量管理體系,共同推動新產品研發。“這種模式使中小企業可以專注于每個細分領域的技術研發,從而成為推動技術變革的主力軍。”丸川知雄說。

  這種利益共同體在企業出海時也發揮作用。“如在中國市場上,日系汽車廠商與歐美汽車廠商采購零部件的方式就很不同。”丸川知雄指出,歐美汽車廠商會在當地尋找合適的零部件企業,但日系汽車廠商則會在當地建立自己的供應體系。洪詩鴻表示,“大企業走出去,帶著供應商、服務商等小企業一同走出去,為日本的中小企業加入全球產業鏈提供了機會。”

  中小企業也有專門的“診斷士”

  “日本的中小企業可以獲得政府很多支持,也是其生命周期較長的一個重要原因。”86歲的日本創新學會關西分會長大槻真一退休后從事的一項重要工作便是為中小企業謀求更多政策支持,就在今年他為改善中小企業政策提出了多項政策建議。

  在中國留學生傅冬芳的職業規劃中,考取“中小企業診斷士”資格證是其重要目標之一。為此,她必須通過7個科目考試,并接受面試和多次培訓。

  “日本很多金融機構或者政策性金融機構的負責人都具有中小企業診斷士的資格。”接受記者采訪的政策金融公庫相關負責人也是一名“中小企業診斷士”。他告訴記者,中小企業診斷士是具備中小企業經營管理知識的專業化人才,需要通過嚴格的專業認證,運用自身的專業知識來為公司的發展戰略提供建議。

  嚴苛的資格考試確保了從業者的專業性門檻。記者在日本2017財政年度數據看到,當年共有4453人參加第二輪考試,最終通過率僅為19.4%。目前日本擁有約2.5 萬名中小企業診斷士,有效地配合了政府促進中小企業發展的各項措施。

  由于“診斷士”深入掌握企業生存狀況,他們為中小企業融資所簽署的推薦意見函,往往能得到銀行的重視,從而降低企業融資成本。調研中,多家日本銀行人士告訴記者,銀行也會派遣職員到中小企業學校培養自己的診斷士,占到中小企業大學校的診斷士學員三分之一。

  “中小企業診斷士只是日本政府向中小企業提供扶持的其中一種做法。”大槻真一說,日本打造了一套完整的中小企業服務體系。如在破解中小企業融資難、融資貴的問題上,日本政府專門成立了一批服務中小企的融資機構,為中小企業提供利率低、期限長的貸款。“最長貸款可以到20年,”日本政策金融公庫相關負責人對記者表示,相較于一般的民間金融機構只能提供5年以下的貸款,政策金融公庫最長可提供20年。2017年,政策金融公庫提供年限超過 5 年固定利率的貸款比重為 59.3%(平均貸款年限約為 7 年),遠超過一般民營金融機構27.2%的比例。

  在日本全國信用保證協會聯合會,記者看到了各類針對中小企業的政策性金融產品的海報,其中甚至包括為中小企業解決接班人問題提供的專項金融服務。

  “改善中小企業生存環境,除了設立政策性金融機構為其‘輸血’增信,還要提升中小企業的‘造血能力’。”大槻真一建議,擁有眾多中小企業的廣東應該建立和完善中小企業輔導體系,幫助中小企業強化自身能力。


2019波叔一波中特彩图 东方6十1是最新开奖时间 沈阳11选5开奖结果 开排列五奖直播 安徽省体彩中心电话 上海时时乐人工计划 500元倍投方案稳赚 广东福利彩票开奖结果 秒速快3走势图 2019六开彩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北单开奖sp最新结果计算